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职业经理人周刊 >> 经理人看中国

世界进步带来新挑战

《职业经理人周刊》
沃尔夫:过去半个世纪里人类取得了非凡进步。但这些进步也带来了新挑战。最大的风险是全球冲突和环境灾难。

在过去半个世纪里,人类取得了非凡进步。这一点毋庸置疑。这不仅包含收入显著增长,还包含人类寿命增加和生活质量提升。我们清楚这实实在在地发生了。我们也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但成就总会带来新的挑战。这些成就也不例外。

上世纪70年代初,每名女性平均生育子女数略低于5。很多末日预言者警告人口增长会失控。如今,全球生育率下降到2.4。中国的生育率远远低于更替水平。巴西也一样:天主教曾被认为是生育控制难以逾越的障碍,而如今这里的生育率也低于更替水平。撒哈拉以南非洲是唯一一个生育率居高不下的大型地区。(见图表。)

为什么家庭的成员数量少多了?部分原因是较富裕的人希望孩子少但受到更好的教育。但或许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们的孩子活下来了。1960年,每1000个印度儿童中就有246个在五岁前死亡。到2016年,该数字仅为43。在巴西,儿童死亡率从1960年的171下降到2016年的15。即使在富裕的日本,该数字也已经从1960年的40(现在的世界平均水平)下降到了3。我们都爱我们的孩子。所以想想这种变化对幸福意味着什么吧。

全球范围内,人类平均寿命已经从1960年的53岁增加至2016年的72岁。如今中国人均寿命为76岁,与日本在1977年时的水平相同。巴西人均寿命与中国一样。印度为69岁。就连尼日利亚的人均寿命也从1960年的37岁增加至53岁。活得太久可能没什么意思。不过几乎没人会遗憾寿享期颐。

中印对比
印度如何赶超中国?
沃尔夫:根据现状来看,合理的估计是,印度经济年增速将稳定在7%至8%之间。但印度还需继续改革、发展科技和教育。

此外还有极端贫困问题。现在世界银行(World Bank)将极端贫困的标准定为日均收入低于1.9美元(按照2011年的购买力平价计算)。已故的瑞典医生兼统计学家汉斯•罗斯林(Hans Rosling)——他创建了了不起的数据动画网站Gapminder.org——认为,这是当前四个物质生活“水平”中的最低水平。在1800年,几乎所有人都生活在这一贫困水平。即便是在1980年,仍有42%的人口生活在该水平下。到2013年,这一比例下降到11%。在中国,该比例从1990年的67%下降到了2014年的1%。这一进步令人震惊。在我上世纪70年代初进入世界银行时,在消除极度贫困方面取得如此进展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罗斯林伟大的遗作《事实》(Factfulness)描述了这些进步以及其他很多方面的进步。其中包括女性教育的普及、洁净水供应的改善、疫苗接种量的大幅增加、乃至民主的普及。这本书也有助于我们更清楚地思考为什么我们往往(错误地)如此悲观。另一本由实验心理学家史蒂文•平克(Steven Pinker)所著的新书《当今启示》(Enlightenment Now),将这些进步正确地归功于理性、科学和关注人类福祉方面的优秀启蒙项目。

进步总是留下很多未竟的事业。以上所有方面都是如此。进步也带来了新挑战。管理大规模城市化就是其中之一。另一项挑战是疾病传播的速度比以前更快。我们仍在努力遏制金融体系的脆弱性。但最大的风险肯定是全球冲突和环境灾难。

对于全球冲突,新加坡国际关系专家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在他简明扼要的新书《西方输掉了吗?》(Has the West Lost It?)中提出了令人信服的警告。他表达的基本信息是:首先,西方之前赢了;其次,如今西方快输了;最后,西方必须适应现状。西方之前赢了,因为所有人都意识到了科学和技术的作用,而且越来越多的社会学会了利用科技。这一课的直接结果是西方快输了,因为由全世界八分之一人口主导的时代即将结束。西方必须适应这一点,因为没有合理的替代选择。他坚持认为,西方——特别是美国——必须吸取的教训是,应大幅减少干涉并且大举增进合作。西方无法统治世界。它必须停止傲慢和往往十分愚蠢的干涉主义。很难不同意这样一位知识渊博的西方的朋友的建议。

在相对权力瞬息万变的时代保持和平关系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不过,管理全球公共问题也是一项严峻挑战。随着人类变得日益富裕,其对全球环境的影响也大大增加。反映这一点最有力的指标是温室气体排放量持续增加。但是,其他领域也出现了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在海洋中——原因是过度捕捞和栖息地被破坏。在富裕国家中,有太多人认为该问题的解决办法是让数十亿比他们穷的人放弃对美好生活的希望。这不仅不道德,而且不可行。尤其是请记住,全球较富裕的10亿人口消耗的化石燃料占全球总消耗量的一半以上。

如今的世界远比过去美好得多。全球总体而言,世界甚至比40年前更加平等,因为曾经的贫困国家的平均收入迅速增长。但在全球层面上相对衰落的大国对自己地位的改变愤愤不平。一些国家有大量人口在国内处于境遇相对下降,它们沉浸在愤怒政治中。然而,如果要维持进步和控制风险,必须采取和平合作。

马凯硕认为,西方实现和平合作的明智方法是坚持他们所创建的多边规则和协议(例如《巴黎气候协定》),以鼓励中国也这样做。而美国现在所做的截然相反。

我们已经走了很远,并且能够走得更远。但进步不会自动发生,甚至可能根本不会发生。我对世界将迎接挑战是否持乐观态度?答案是:否。

来源:FT中文网
金令牌猎头
企业找猎头  职业经理人找猎头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