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经理人周刊
整合 执行 创新   精彩人生从合作开始
金令牌猎头
企业  职位  经理人  专访  点评
年薪(万) 不限 15 25-35 50 100 200 500
职业经理人周刊 >> 周末理财

巴菲特股东大会点评16家公司,谁会成为股神的下一个猎物?

《职业经理人周刊》

2018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于北京时间5月5日深夜在美国奥马哈举行。这场吸引全球投资者关注的盛会一直被认为是全球投资的风向标。

巴菲特、芒格每次股东大会的发言也被全球投资者当作“投资圣经”,受到市场高度关注。全球的投资者更是会对两位股神提到的公司进行反复研究,希望从中探寻出股神下一个“猎物”的踪迹。《每日经济新闻》下面就对2018年巴菲特股东大会上提到的16家公司进行一个梳理,供广大投资者参考。

关于亚马逊与Google:

巴菲特:我们那时不是想我们要不要投资科技公司,我们要找的公司是已经很有竞争力,而且这个公司能够持久。我们的想法有时也不太一样,特别是在它的耐力以及它的持久性来讲。

我一开始就在观察亚马逊的情况,贝索斯做的这些工作简直是奇迹。因为是奇迹,我就不在上面下注了。当然当初如果我真的下注了,也还是不错的。或者我如果有一些内部的消息,或者是了解它的情况,可能又不一样。

芒格:如果说我们有一个人在另外一个区块很笨,那另外一个人其实也是蛮笨的。但我们不是这样子,因为我们并不是理想的人选,因为我们两个对高科技股都不太了解。在我们这么老的年纪,有几个人可以马上就了解Google的运作状况呢?我到过Google的总部参观,对我来讲好象进了幼儿园一样,非常富有的一个幼儿园。而且我真的对他们的表现,以及他们能够完成的事业,非常非常瞩目。

巴菲特:非常富有的一个幼儿园是不是?而且我真的对他们的表现以及他们能够完成的事业非常非常瞩目,我知道我们付了很多钱。那时候他们上市的时候我是不是有兴趣,他们做的事情对我来讲是非常神秘的,当时我真的不了解,现在的事情当然不神秘,而且没有任何竞争对手,不管这场球赛中是不是有人出局了,这个公司里只有两个人,大家都在挖掘彼此之间的智慧,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公司,但如果要用自杀型的方式来经营也是不可能的。我们的业务方式来讲,我们那时是不太懂的。所以,一个公司由4、5个人经营他们公司85%的收入简直不可思议,所以让我做这个决定是不太容易的。当然我的决策是做错的。

亚马逊也同样,我那时有真正考虑过,但是亚马逊对我来讲真的是神迹。你现在看到亚马逊上面的网站,等于是完完全全改变了我们零售界的运作方式,而且它的这些速度以及它的效率,亚马逊是无与伦比的。

我非常尊敬贝索斯,而且非常非常尊敬。

关于苹果

巴菲特:苹果公司本身有一些非常好的消费者的产品,我想你们懂的比我还更多。不管要不要买它的股份或者是买不买,他们绝对是值的。但它现在卖的钱是不是比它真正的价格还低?能够购买它的股本,我觉得都是非常吸引人的一件事,因为在进行购买的时候或者是并购的时候,跟苹果公司来进行理解,刚刚你讲的是一千亿,以后两千亿,他们也做了很多并购的动作。

我今天非常高兴,它现在有回购的状况。现在我们拥有大概2250亿的股份,也是非常大的金额。所以,我可以告诉你,如果换算一下,我们是拥有它公司的5%。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也许我们会越来越增加,6%、7%,因为我们一直在购买它的股本,因为它的产品非常非常棒,我非常喜欢这个想法,能够由5%一直涨到6%、7%,这是我一直期待的一个状况,但是你必须有非常非常特殊的一些产品,才能够吸引到我们现在的这些购买的状况。所以,它的产品在整个生态里面,已经是渗入了方方面面。

150亿或者是好几百亿的投资,对于它的公司可能不足为道,但是我左顾右盼,我没有看到任何其它股票对我来讲是合理的。

我当时看到的一个状况,他们的业务,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也许在购买的时候,或者说在做回购的时候,或者再度购买的时候,价格不是我喜欢的,并不是那么低。

芒格:一般来讲在美国很多公司,它能够出去买其它公司的股票,但是买了之后那个股票该不值钱了,所以这是一个常规的行为,在购买的时候公司的价值反而会降低。如果回购自己的股票,可能是最好的一件事情,这可能才是最有利的,回购自己的股票是一个很好的方式。

所以,我们需要把这个方面说清楚。他们如果能够以一个很好的价格回购自己的股票,那是再好不过了,但是这个世界没那么简单,有些人可能真正足够的聪明,他们知道这么做对他们是有利的,当然也不是说我们好象批准所有的回购。我的意思是说有些人希望能够让他们的股价一直持续在这边,但这种形式是不太道德的,我们不能鼓励这样的行为。

关于微软

由提问者问到关于微软的问题。说巴菲特您已经开始慢慢投资科技股了,买了很多苹果的股票。盖茨还在你的董事会,为什么你从来没有买微软的股票呢?

巴菲特:在早期的时候,对我们来说有一点很清楚,投资科技股是一个很愚蠢的行为。当比尔盖茨来到我们董事会之后,甚至在更早之前,因为我们私下是很好的朋友。虽然私下我们是很好的朋友,伯克希尔来买科技股,买微软的股票,还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因为可能它们的收益起伏会太大。我和比尔两个人,可能都会在解读上非常不一样,也可能会受到大家的质疑。他是告诉我有关这方面的一些见解,但我一直尝试希望能够避免做一些事情。因为这种影响,可能我只会听外部人的意见,我自己没有太多的专长。我一直在尝试避免这一点。

所以,我跟特德•韦斯勒和托德•库姆斯举的这个例子也是,有一些我们单子上没有的东西,我们就不要去碰了。

芒格:我觉得“亡羊补牢,犹为未晚”,我们现在也开始买科技股了。

关于美国运通

巴菲特:我们不会说旗下投资经理具体的投资策略是什么,他们都可能买VISA和万事达的股份,没有任何“禁买”情况出现,我们不会因为已经投资了运通而不去买万事达卡和VISA,我觉得美国运通已经做得非常棒了,我们拥有其中大概17%的持股,而我们对这个公司之前的持仓率只有12%左右,对我们来说美国运通公司真的做得非常棒。而且是非常有竞争力的公司,有很多人尝试把他们的客户抢走,这些客户在整个国际上也成长得非常大,整个小企业的渗透率也比以前更高了。所以,我们非常自豪我们拥有美国运通的股票。

但是我也不想因此禁止高管个人去投资其它股票,像VISA和万事达卡。当然很多股票我们都是从回顾的感觉,反过来思考该不该考虑它们的内在价值。

关于微信

芒格:微信的移动支付在中国做得非常好,这对美国运通来说是一个小的阴影,会影响到美国运通的发展。

很多股票我们都是回过头思考它的内在价值,但我觉得美国运通这边还是慢慢能看到远处的阴影,这就是中国微信在这个领域给它带来的影响。

关于富国银行:

巴菲特:富国银行这家公司证明了他们的激励机制是比较错误的,这样的现象也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但他们之后在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去做,我不知道他们具体怎么做的,做得怎么样。但我想强调,我们不去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富国银行有一个这样的激励系统,激励人去做一些比较疯狂的事情,是我们想去制止的。

如果我们发现问题,我们必须马上开始纠正,这是最关键的。富国银行没有这么做,这是一个最大的错误。

富国银行,在我们金融的组织以及投资的立场来看,他们中间是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

富国银行在继续运作的前提下,除了这一次的问题之外,它还是一个经营得不错的,在其他方面可以接受的公司。

芒格:富国银行以后在继续前进的时候,会成为更好的金融机构,当然它有一些实力还没有被发掘出来。哈维经理已证实了他们的行为,我们都已经看到了。很明显,这个错误发生了,而且他们已经被非常严厉的指责,他们也觉得非常的羞耻,这个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巴菲特:但是我们现在讲,以后哪个银行的行为或者是他的表现是最好的,我还是会讲富国银行。

巴菲特:当然我想这跟富国银行讲,我们当然不能赞同富国银行做的这些事情,我们知道他们是抓住我们这个社会的苦痛点,所以这些事情是不能再发生的。美国运通在1964年的时候做了其他事情,那个时候美国准备把这个公司废掉,变成将要沉没的公司了。

关于高盛

巴菲特:高盛的问题,在2008年9月的时候我们还有其他的一些事情,我想我们事实上本可以取得更好的一些条件,也许可能在最后可能会造成负面的影响,我们应该可以做得不错的,所以不要紧张,到底这个发展会怎么样,我想我们在购买的时候,当然不希望有任何的损失,不能说购买的时候价格太高,让这个交易变得对我们不利。

当然他们是否会接受我们提供的条件不清楚,但是我们没有再继续加把力,因为那个时候并没有其他买主。我们现在还在这方面继续努力,也许发生的类似情况还不见得马上就要开始购买了。

但是从这个购买历史来讲,会有持续购买的标准,因为这些钱是最重要的,有些时间或某些时候,我们的电话会彻夜的响,但我想他们不会挂电话的,因为我不回答他们还会打电话的,因为他们需要我去买他们的公司,他们需要钱。

关于盖可保险公司(GEICO)

有提问者问到盖可保险公司,指出巴菲特去年讲一定要成长,而且要交付收益,整体来讲盖可保险公司是增长,中间当然还发生一些灾难,特别是在去年发生了一些情况。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巴菲特:这些成长我们是不会希望它放慢脚步的,盖可的成长脚步放慢了一些,但我们的价格以及在保险的损失,没有发生灾害的时候当然情况更好,我们也付出了我们相当的代价,但是以后再保险行业,我的感觉还是会越来越好的。

你看一下第一季度,我们的收益大约是已增加了7%,7%的数字比我们实际想象还要更高、更理想,4月的结果也是类似的,再保险或者是支持保险的一些情况,应该是差强人意的,当然我们会把所有的条件放在台面继续了解。今年我们在市场份额上面来讲,已希望增加到20%以上,在1993年以后就是这样子。

盖可是我们的一个珍宝,还有一些其他的公司,但盖可是真的不错的,而且让我们觉得非常满意的,它的文化、它的本身都是非常好的,而且它能够解决很多客户的问题。一年40亿、50亿的节省,都能够在这个公司体现出来。

第一季度已经开始体现了比较好的迹象,当然还有季节性的因素。第一季度通常是四个季度中最好的一个季度,我想以后的几个季度,10Q的报告出来以后你会看到一些细节。盖可就是一个典范,能够吸引更多的成长。

我们的盖可做得非常出色,业务运行方式非常好,个人汽车保险的业务从1936年就开始接触,毫无疑问,这么多年来一些小的商业保险公司可能会汇进来,我们希望我们的系统最后是为客户造福的,如果有一个系统是基于多层积累,可以减少代理成本,会为消费者带来更多福利,我们在不断做着这样的尝试,小型商业保险、员工、福利。

芒格:这个趋势还会更快,还会越来越快,这种小的商业保险公司会像盖可融合。

巴菲特:这个系统一开始运行可能并不高效,后来发展到了盖可这种直接提供保险的系统,非常高效,对顾客非常友好。

每经小编注:Geico是美国第四大私人客户汽车保险公司,同时是美国最大的直销保险公司。

关于Jeneral Re

巴菲特:再保险这个业务,现在比10年前还不够那么严峻,如果你看40、50年之前,那时并不那么有竞争力的。JeneralRe经理做得非常非常好,他又退休了。我们跟凯洛进行管理的时候,最重要的环境已经改变了,最大的一些改变就是我们成为一个成长为导向的公司,另外,再保险的规则、协议也开始进行了一些变更,当然也会改进到一些比较合理的我们喜欢的状况。所以我们会看到今天意外险的增长已经非常良好的进行成长了。

我想再保险还有人寿保险,在我们掌管了这个公司之后,购买了这个公司之后,人寿保险也在相应的理想的成长。我们在Jeneral Re还有一些比较大运作上面的空间。

我们也有非常好的再保险的业务,当然这中间还是有上下起伏的可能性,但是伯克希尔的业务之中,再保险还是非常理想的一个部分。

每经小编注:Jeneral Re公司是世界上领先的再保险公司之一,专门从事财产、伤亡、生命健康再保险业务。

关于金霸王

巴菲特:金霸王这个公司步步高升,当然现在的收益并不是在适当的层面之中,根据我们现在的作业记录来讲。

金霸王这个公司的品牌是非常坚实的,而且它的产品系列也是非常坚实的,我们会赚更多的钱,但是我们赚的钱好象与我们现在实际的资产还不成比例,我们应该会赚得更多。所以,我感觉应该会继续成长,你讲得没有错。

从利润的观点来看,我们现在还是不够的,我们做了很多改变,特别是管辖区以及这些国家,有的时候你要改变它运作的一个方式,因为有监管的一些影响,不是那么容易做的。比如说你在付款上或者是专有权限制上。我对于金霸王本身也是我心爱的一个公司。

芒格:我比你更喜欢金霸王。

巴菲特:金霸王这个公司是我们喜欢的公司。

关于卡夫

有提问者问到,现在消费者对食品业口味变了,卡夫这个品牌是否还可以在未来的十年保持它的收益率,在未来十年没有任何的收购,都能保持这个收益率?还是投资组合中还有更多地方受到大家需求的增加?

巴菲特:我们不想在收益方面发布更多评论,不光蕃茄酱产品需求增加,还受到了地域的影响,很多人在这方面的需求还是很强的。我觉得消费品仍然是非常好的带来投资回报的领域,全球在这方面的需求仍然很高,有些地方仍将保持。

当然在一些地区我们需要做一些有机食品的实验,但反过来说卡夫亨氏仍然是非常好的业务,有些新产品也一直在推出,我们不是一成不变地买他们的蕃茄酱,未来有机产品也不会那么大范围地侵蚀我们现在的市场,我对于现在业务运营的状况还是满意的,它的增长也相对比较健康,很多食品公司在所谓有形的净资产方面都做得很好。

关于BNSF

巴菲特:我们为什么买BNSF这个公司呢?是因为我们能进行更好的资本部署,而且当时的价格也是非常合理的。所以,我们才当时进入这种重资产的领域。当然它如果还是轻资产就好了,如果没有这些桥,没有这些火车,没有铁路,那我们就没有铁路行业了。所以,它必须是重资产的。

但是在这些方面,在重资产投资的行业中,我们拿到的回报还是非常可观的,我们买它们的价格是很合理的。我们也卖了很多让我们在资本方面有很大负担的项目,而且我觉得我们需要去发展的这种企业是需要轻资产,然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能够给我们带来回报的。所以,我们第二好的选择仍然是好选择,这还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芒格:我很喜欢刚才那位年轻女士的说法,我觉得我们应该坚持这种理念,说得没错。当然这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如果每个人都能一直买轻资产的股票,当然很好。那重资产就没人买了。我们公共事业方面的回报,铁路方面的回报,其实蛮令我们满意的。

每经小编注:BNSF铁路公司运营北美洲最大的铁路之一,遍及美国的28个州和加拿大的2个省,被公认为世界最大的铁路多式联运承运公司。

关于TTI

巴菲特:我知道TTI是普洛.安杰罗经营的,他做得非常非常棒,是让我很满意的一位成功人士,他现在大概已经让这个业务翻了四倍以上了,而且每一年都增长得非常快。他们现在专门在经销一些电子零件,平均来讲已经是上十亿以上的业务,真正的成本只有5分钱,就像小孩吃的软糖的业务一样,成本非常低,卖得非常好。

我们有全世界的运作机制,在达拉斯沃斯堡区域,由一个人来经营,它在做多方位的运作,50年以前就开始做了。我们买了这个公司之后,在过去的两个月,我们在韩国也买了另外一个业务,对我们在全世界进行我们商业足迹的分布也是非常重要的事。

保罗.尼恩做的真的非常好,相比十几年前,他做的简直是太棒了,好像是上帝的旨意,能找到他来做这个工作,这个行业也是非常具有竞争性的。这个电子公司在股票市场上也有竞争者,但是托德•库姆斯做的工作比其它竞争者做得更好。这也是我们伯克希尔里面家族企业里面非常满意的一个业务。这个公司的一些客户有自己销售的周期,在一段时间之后我知道这个公司会越来越大的。

芒格:电子零件一个非常好的行业,因为别的竞争者不愿意做的事我们都接下来了。有些公司发展得很好,但是他没工作,我们是把死马当活马医,做得非常好,已经没有人可以跟我们比了。以前有一个人,他每一天到奥马哈俱乐部,每天一大早就过来喝酒,因为公司没有工作做,没有生意,那个时候有人讲你要卖电子零件,上万箱,真的太复杂,没有人愿意做这个事。但是这个事业非常好,而且我们现在繁荣的景象越来越让人感觉满意,所以电子或者是与电子相关的,死马当活马医,就把它医好了。

巴菲特:一个电子公司的零件大概上百万数量以及品种,你要去管理它的话是非常复杂的。

芒格:库存量就不得了,而且非常复杂。但是它的业务就是这么好,当然肯定它就会继续成长。

巴菲特:这个马已经跑出去了,但是马原来的基地还是在的。

芒格:这些人坐在那儿皱纹越来越多,已经对他做了非常多的研究,如果说你看到酒吧里有这种人,我们就去买他的业务就对了。

巴菲特:如果有些人没有办法好好管理这个公司,不见得这个公司就是不好的,我们已经做过很多次测验了。

每经小编注:TTI成立于1985年,是高级家居装修工具及建筑工具的世界级供应商之一

关于飞利浦66

沃伦•巴菲特:我们在99块卖掉,现在大概上涨到110了,但是那个公司我们只有15%的股票,那个时候就是想到了一些监管的问题,以及交易的一些问题,对我们来讲觉得非常难解决。葛瑞•加伦(音)对飞利浦66还是经营得不错的,我们俩跟公司的关系也建立得非常良好,他是非常非常有经验的经理,但我那时还是跟他讲,我不愿意再拥有10%以上的持有率,所以,现在大概有9%或者是9%左右的持股率,对我们的资本分配以及我们拥有的股本来讲,都是非常好的。几年之前我们该做了这个交易,而且现在我们保留的这个公司在运作上面来讲还是非常满意的。

我们当然在飞利浦还保有非常大的股本,当然现在价格又涨了,我们那时卖的时候还是赚了钱。

芒格:我喜欢他们的子公司,我们也还在进行交易,所以我们那时就卖了。

巴菲特:我们还是拥有它的子公司的股票。我们在飞利浦66做得还是很好。

每经小编注:飞利浦66(Phillips 66)是从康菲石油公司精炼部门拆分出来,成立的一家独立油气公司。

关于可口可乐:

巴菲特:RC和可口可乐做对比,当时市场上有非常多可乐出现,1886年是Eagle Drug and chemical研制出来,这个药房很成功,但是很快你发现很多人在模仿你。可口可乐是这个方面的始祖,其它都是仿冒品。RC可能提供比可口可乐少一倍的价钱,但是喝上去,可口可乐好太多了。1900年大概10美分就可以买一罐,现在如果大批买,根本不用花太多钱。42年的时候一份报纸3美分,但是作为可乐,真正原始可乐的味道比其它的要好太多了。所以,对我来说这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好的价钱,

如果我们在一开始可口可乐建立的时候我们做投资可能会觉得愚蠢,但是我们还是投资了,现在还在喝可口可乐。我们没有办法在没有证据的时候做出很早的判断,我们还是需要得到很久的分析,看到这个消费行为的时候,看看这种消费品是不是在各种环境下都能很好生存的时候再去做投资的决定。

学习了上面巴菲特、芒格在股东大会上对16家公司的点评,按照股神的投资框架,关注企业的重点,那么,你认为哪些公司会成为股神的下一个猎物?会有来自中国的公司吗?欢迎大家留言评论,分享观点。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金令牌猎头
企业找猎头  职业经理人找猎头
北京猎头职位
上海猎头职位
广州猎头职位
联系我们 | 金令牌猎头 | 法律声明 | 猎头服务 | 职业经理人俱乐部 |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职业经理人周刊  Copyright® 版权所有   微信:AirPnP   TEL:010-85885475
京ICP备0502590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9133号